第一百二十五道:Nick Cave



Nick Cave(尼克.凱夫),70年代末期澳洲的龐克獨立地下樂團領導者,最早組了Boys Next Door(鄰家男孩),在79年出了唯一的一張專輯。之後轉進倫敦,另起爐灶,更名為The Birthday Party(生日宴會)。成為英倫80年代初期「後龐克」(Post-Punk)的表徵,那時,他們就常常引用「宗教、宗族、神話、文學經典、暴力美學」之典故,開創他們的黑暗沈淪音樂世界。出了3張專輯後,The Birthday Party83年解散;Nick Cave開始個人表演事業,不久,又組了The Bad Seeds(壞坯子),之後,就一直以Nick Cave & The Bad Seeds的名義出現,被稱為「英倫歌德之王」(King Of British Gothic)。

一般來說,黑暗的、低調的Gothic(歌德文學or音樂),差不多都是「反基督」。不過,Nick Cave卻不僅僅如此。在Nick Cave許多歌當中,我們看到了許多蠻「屬靈」的歌詞,許多歌顯示他對新約聖經的興趣。

在「Jesus Met the Woman at the Well 」一曲中,忠實地記錄了「耶穌在井邊跟一個撒馬利亞婦人要水喝」的故事;「Sunday's Slave 」又好似對於僵化的信仰提出批判,我們是否都是「禮拜天的奴隸」(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,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。馬可福音2:27)。


人愈老就愈乖,1997的專輯【Boatman's Call】(擺渡人之聲),出現了好幾首老來信仰反省之作:「Into My Arms」模擬耶穌的語氣『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堥荂A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。馬太福音11:28』;「There Is a Kingdom 」根本就是詩歌的歌名;「(Are You) The One That I've Been Waiting... 」則引用了(施洗約翰差弟子去問耶穌的話)『那將要來的是你嗎?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?馬太福音11:3』;「Idiot Prayer 」一曲倒不是在譏笑啥「白痴禱告」,而是常覺得禱告半天,詞窮了、老套了,仍舊充滿疑問?有點「白痴」感。

2001的【No More Shall We Part】又是充滿「屬靈氣息」,講的是與 神「難捨難分」的事:在人生苦難中依然讚美神的「Hallelujah」;對未知的不確定卻依然相信 神同在的「God Is in the House 」;呼求主的「Oh My Lord 」;跟古典詩歌「在花園中」異曲同工的「Gates to the Garden 」渴望遇見 神。

總個來說,Nick Cave打破了許多我們的成見,聽似反基督的樂音中卻有深刻的信仰反省;「懷疑、沮喪」多過「信心、讚美」卻讓我們學習良多。


 

<<Leonard cohen 目錄頁再見了,強尼阿公 >>